一家电子烟公司,在最新的媒体开放会议上,处处强调“科学”的重要性,给自己贴上“科学”的标签,这家电子烟公司,就是创立3年时间的悦刻。

9月17日上午,悦刻将各地媒体记者,带到位于深圳市大鹏新区深圳国际生物谷的RELX悦刻生命科学实验室,之所以选择国际生物谷,是因为这里同时有一些公共设施,可以为众多科研机构服务。这个实验室有国际先进的分离机,将蛋白质分离,有3D打印机器,可以打印上呼吸道各个器官,以方便实验,还有先进的显微镜,能够看到微观切片镜像。

电子烟小鼠实验成果

要进入悦刻生命科学实验室的核心:SPF( Specific Pathogen Free,无特定病原体) 级动物实验房,需要先签两份声明,换上拖鞋和防护服,戴上新口罩和头套,进入实验室内部,走过风淋室除尘。

在这里,小鼠被放置在医药级的专业给药设备中,正进行气溶胶吸入实验,就是让小白鼠不停吸入烟雾,看其身体的反应变化,这是医学实验的常规操作。在另外一个区域,实验人员还设置了行为偏好观察室,系统评估悦刻产品在动物层面的减害和使用偏好。

一进一出,要用掉两个口罩。

英国公共卫生部发布的数据显示,电子雾化器相对传统卷烟减害95%。但是怎么减害,通过什么方式减害,还有什么未知的危害,还有众多未知之处需要探索,如果能通过科学的方式,明晰各种危害之间的关联,对各种情况进行对比,就可以让消费者更为明晰,也为减害提供了进一步可能。

悦刻的企业使命

悦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投入资金开展悦刻产品对小动物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神经系统等毒理及组织影响的研究项目,进一步完善气溶胶成分的安全性评估。

除了动物实验房,实验室还配有细胞实验和生化实验区域,对悦刻产品做细胞安全性的毒理评估。十几位研究人员正通过专业设备,让细胞暴露在可控气溶胶环境中,探究一个特定成分是否会造成细胞损伤。

悦刻之所以做这些科研工作,用RELX悦刻创始人,CEO汪莹的话来说,是为了赢得信任,她称一个企业往往会被关心规模、融资、估值,但是悦刻认为那只是副产品,悦刻想成为一家值得信任的企业,“科学是获得信任的基础,作为头部品牌,我们有责任拓展电子雾化行业的科学边界,不断探索并回答未知。”

国内电子烟企业用于产品研发上的投入不高,对于毒理性研究,更是罕有听闻。

为了集思广益,悦刻除了自建实验室,还和科研机构一起研究。

中山大学刘培庆教授现场讲解了电子烟对人肺上皮细胞与小鼠肺过那个能的影响,通过严密的实验对比手段,探索不同尼古丁环境下肺部细胞活力。

“毒理研究是化妆品、护肤品、新药物开发的一个必要流程,也是食品科学中的一个重要模块。”悦刻实验室负责人姜兴涛介绍,“而悦刻产品的毒理学研究,需要探寻的是数十种不同的气溶胶化学成分对不同身体组织、在不同维度所产生的影响。”

悦刻也公布了未来10年的科学计划,将建立悦刻全球科学研究平台,在全球建立多个科学实验室,与多所医院建立长期合作,对超1万名悦刻用户进行定期回访,开展长期健康科学评估;同时与多所专业科学评估机构建立合作进行长期毒理学研究,对悦刻产品中的成分完成吸入毒理的系统性评估;在人才培养方面,RELX悦刻还将与所知名大学建立长期项目合作,成立电子雾化器科学研究的博士后工作站,并组建一支科学家团队,产出国内外学术期刊论文、国际会议演讲等一系列科学成果。